• 當前位置: 當前位置:首頁 > 休閑 > 我在殡仪馆给遗体化妆:人生的最后一项服务,870元 正文

    我在殡仪馆给遗体化妆:人生的最后一项服务,870元

    2022-10-27 01:52:44 來源:yobo體育app官方下載 作者:百科 點擊:151次

    本文系網易看客欄目出品70元


    入行第一個月,殯儀茶泉靈開始密集接觸死亡:

    最冷的遺體遺體一秒粘住手套,最熱的化妝后項遺體燙得使人發懵,最慘的人生乞丐只剩一副腐爛的白骨,最柔軟的服務是小嬰兒,被親生父親摔死時只有六個月大……

    茶泉靈要做70元,是殯儀給他們清洗、化妝,遺體必要時還要縫合傷口?;瘖y后項

    她的人生職業是入殮師。

    每天站在生死的服務渡口上迎來送往,這五年70元她已經親手送走了兩三萬位逝者。殯儀但因為這個職業,遺體她不被歡迎到最好的朋友家做客,還有最愛的奶奶離世時,她也沒來及趕回去送行。

    從業五年入殮師口述:最小的尸體6個月,被父親親手摔死 (來源:看客)

    死亡不可能沒有遺憾,“圓滿”和“體面”都只是說給在世親屬的安慰話。但為逝者找回生而為人的尊嚴,這或許就是“入殮師”職業的意義。死亡有什么感覺

    我的專業是“現代殯葬技術與管理”,從學校出去實習的第一個月,先去了遺體接運部門。

    那一整個月說來也巧,泡水的、車禍的、跳樓的、刑事案件的,還有那種渾身是蛆只剩下白骨的……該見的、不該見的,我全都見了。

    死亡的溫度

    在遺體接運部門的第一天,我被派去了一家老醫院。它的太平間在地下車庫里,光線很不好,只有門口一盞燈,一閃一閃的。門里面一片漆黑,能看到角落里跳躍著火光,還傳來微弱的哭聲,是家屬在里面燒紙錢。

    我也是第一次接觸遺體,看到這樣的環境還挺害怕的,但是也不好說什么,帶我的師父進去了,我也戴上手套跟在了后面。

    那天接運的逝者可能已經在太平間放了一個多星期,子女都在外地,沒能及時趕回來,所以遺體凍得也很嚴重,從冰柜里一拉出來,馬上就結了一層白色的霜。

    我剛把手碰上去,手套一下子粘在上面了,遺體也就抬起來10公分左右,就從我手里面滑下去了,我那個時候整個人心里已經崩潰了,低頭一看,兩只手套還死死粘在上面。

    “怎么會遇到這種事啊,是不是真的像人家說的那樣,有鬼魂在這,舍不得走?”我老家是云南的,真的從來沒有見過下雪,所以完全不知道:原來手很熱的時候去碰冰的東西,是會被黏在上面的。

    師父在一旁倒是很淡定,畢竟他也做了很長時間。他轉頭跟家屬說:遺體凍得有點久,可能搬運的途中會有水,用個尸袋可以吧。家屬沒有異議。然后又讓我重新戴一個手套,這次在外面套了一層白色的禮儀手套,這事情就解決了。

    接完第一具遺體后,回去的路上,我們接到電話,去接另外一位剛剛去世的逝者。

    他在醫院走的,直接從病房推進了太平間,而且也稍微有一些胖,可能因此散熱也不是很快,我把手搭上去,伸進腋下這個位置的時候,竟然是熱得有點燙手的那種感覺。

    那時候明明是冬天,挺冷的,而且我剛剛抬的第一具尸體手套都凍在上面了。我就問師父,這個人會不會還沒死。師父說:“怎么可能呢,這是醫院,肯定是人去世了才會到太平間來,然后讓我們接的?!?/p>

    我才知道,原來人去世了,到整個遺體冰涼,還是有這么一個過程的。

    茶泉靈的工牌
    茶泉靈的工牌

    柔軟的嬰兒

    從17年到現在,工作了這么長的時間,可能我自己親手送走的也有幾萬人了。這其中年紀最小的,也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一個剛出生6個月的小嬰兒。

    他的爸爸媽媽本來生不了孩子,去做了試管,因此總有人說小孩長得和他爸爸一點也不像。他們家那又是個小地方,流言蜚語的壓力也大,有一天晚上,他爸就覺得這小孩好像確實不像自己,于是拿起家里的刀把丈母娘和妻子都捅進了醫院。

    沒人想到他還會對自己的孩子下手,小孩身上看不到一點傷,但法醫解剖之后說,孩子是被摔死的。

    因為發生這個事情的縣城很小,大家都知道他們家出事了,還有人說孩子的姑父之前是道上混的,這就是報應之類的話。

    那天也是這個姑父過來辦理的手續,我看到他整個人身上好多紋身,看上去就很社會,給人的感覺還挺不舒服的。

    沒想到去給小朋友穿衣服的時候,他突然叫住我說:“師傅,你稍微等一下?!蔽乙詾樗窍敫陕?,沒想到他從包里拿了一套衣服,說:“這衣服是給孩子新買的,您幫他換一下?!蔽揖驼f,好。

    后來在穿衣服的過程當中,他也是跟我一起的。小朋友很小,6個月,就這么一點點大,他那個手還是蜷著的,我發現我的手指都塞不到他的手里面去。我就這樣把他抱著,然后兜著他的腿和屁股,整個身體特別軟。

    我就一邊穿衣服一邊跟他說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遇到這樣的爸爸媽媽了,如果有下輩子一定要平安地長大……這時候我看到他姑父在旁邊流眼淚,倒是沒哭出聲,但是他在哭。

    后來他姑父還從身上拿了一根紅繩出來,讓我幫忙綁到小朋友的手上。給小朋友穿戴干凈整齊后,一點沒有化妝,就只是那么閉著眼睛,也還是很可愛。

    最后我們把孩子送走的時候,他姑父一下子繃不住了,站在火化的爐子前,特別大聲地說:“一定下輩子一定要投個好胎”,然后抹了把眼淚,也沒有再說其他的。

    完全沒有想到,最開始看上去這么兇的一個人,內心其實還挺善良的。

    最后一筆消費

    現在全國都在推行殯葬改革,我們做遺體接運、還有火化,其實都是免費的。不過把遺體接運到殯儀館后,看家屬的需要,可能會產生不同的費用。

    我們工作人員能提供的服務有洗澡、穿衣服、化妝、消毒,包括給男性刮胡子、給女性修眉毛,甚至連指甲也會修剪。一般來講,這么一套下來總計是870塊錢。

    之前我們這一行不是總曝出“天價殯葬費”的新聞嗎,很多價格是被民間一些以盈利為目的的個體喪葬一條龍拉高的。實際上在殯儀館里,所有東西都是明碼標價的,經過物價局審批后才能放出來。

    50元和5000元的骨灰盒

    我們殯儀館里的骨灰盒,最便宜的只要50元,可能會有一點裂痕或瑕疵;想要成色好一點的,5000塊錢的也有,根據自己家里的條件來選就可以。

    我印象很深的一次,是一對夫妻。兩個人相依為命,一個領低保,一個是殘疾人,后來妻子去世了,走的時候連件像樣的衣服也沒有。

    那天把遺體送到殯儀館后,她丈夫就拄著拐杖一路跟在我們后面,不停問:你們這車開到哪里去了?你們要把她送到哪去?那樣子看著很著急,我們和他解釋了一遍流程,先帶他去選壽衣了。

    壽衣的價格也分很多檔,便宜的200多,最貴的900多。一起陪他們過來的親戚都建議選那件最便宜的,他都沒聽,最后看上了一款挺好看的衣服,要780元,對他們家來說應該是很貴了。但這個丈夫就說:“她嫁給我這么多年沒有享過福,我想就想最后的時候能給她弄好一些?!?/p>

    到了最后一天去選骨灰盒的時候,他也選了一個1300多塊錢的盒子,圓形的,玉石材質,他說這也是他愛人生前很喜歡的東西。

    后來就有一家和他們形成了很鮮明的對比。逝者是一個老人,有一兒一女。一開始兒子給父親選了個1000多塊錢的盒子,選完之后兒媳婦和女兒就過來吵了起來,最后給老人換了個50塊錢的盒子。

    盡管家屬解釋,老爺子生前曾囑咐,希望一切從簡,但當時我們工作人員看他們一家子吵架還是很震驚。

    他們家來吊唁的親戚朋友很多,一看就是大家庭的,而且登記的花圈數量也不少,沒想到最后就給老爺子選了個最便宜的骨灰盒。

    茶泉靈和同事為逝者縫合傷口
    茶泉靈和同事為逝者縫合傷口

    消失的愛人

    在殯儀館上班,總會有一些逝者家屬給我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。

    今年5月份我們就遇到一個,他的妻子是車禍去世的:凌晨兩點下班,騎電動車回家的路上,被一輛酒駕的車撞了,當場過世,頭也裂開了,現場非常的慘。

    第二天來確認遺體的時候,她丈夫就問我們,能不能跟著一起清洗。我說里面有紫外線消毒,他說沒事,“我妻子從來沒有跟我離得那么遠過”。我們就給了他一套防護服,讓他一起進來了。

    整個擦洗的過程可以說是非常細致:他親手給妻子搓背、洗頭,邊洗還邊說“天天在家不也是這樣嗎,搓背夠不著了你都喊我”“你就一個人這么走了可怎么辦”……我們剪完逝者的指甲后,他還捧著她的手,仔細看了好久。

    那天我們都以為,這是遇見了一位用情至深的好男人。

    遺體處理好后,因為涉及刑事案件,要等公安局宣判,但一個月過去了都沒見人回來。我們打電話給公安局,公安局說這事情早處理完了,肇事者也沒錢,最多賠幾萬塊錢,進去坐牢了。

    那個深情的丈夫呢?我們也聯系不上了。倒是殯儀館里有個保潔阿姨和逝者同村,聽她說,這男人拿了賠償后,一點也不傷心了,天天在外面打牌。而他妻子的遺體就在殯儀館停著,火化什么的也不管了。

    留下的人

    我從17年畢業來殯儀館工作,經歷了各種各樣令人難過的時刻,有一個傷感的發現是:任何人在遇到雙親或伴侶去世這樣的事情時,都會很痛苦、很崩潰,但隨著時間的流逝,他們心里的傷痛還是會被慢慢治愈的。

    唯獨那些失去了孩子的父母,幾乎都沒有辦法從這場悲劇的陰影里走出來?;丶铱吹阶约汉⒆拥臇|西,或是看到了別人家的小孩,都會想起這段傷心事。

    我們真的遇到過這樣的家屬,辦完喪事又回來找我們,希望我們能開導開導他妻子,不要每天都循環在這種悲痛當中。他說他們兩口子已經到了不得不離婚的地步,因為只要還在一起,就會想起來孩子已經沒有了。

    亮晶晶的眼影

    去年4月份我剛到湖北的時候,殯儀館里送來了一個小女孩,13歲,說是那天在學校跟老師吵架了,然后回家的路上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掉到河里去了。

    警察通知家屬過來辨認尸體的時候,我們見到了她的父母,年紀不算太大,三四十歲左右。媽媽一直被人攙著,哭得很厲害,爸爸看上去還好,話還挺多的,神態上抱著一絲期待,就是說很希望見到的不要是他們的女兒。

    但到了冷庫里,把尸體外面的袋子拉開后,她爸爸就站在那說不出話來了,一直盯著小女孩的臉看了幾十秒,能看到他眼里剛才還抱著希望時的那一點點光都沒有了。

    那天下午爸爸就給女兒買衣服去了。我們一般不推薦小孩子穿壽衣,穿自己喜歡的衣服走就可以。他是下午一點出去的,一直到晚上五點才把衣服買回來,回來時就感覺整個人都蒼老了很多,完全沒有精神。

    我們就把這身新衣服給小朋友換上,是一套白色的連衣裙,襪子也是白色的,上面畫著很可愛的小圖案,還配了一雙帶著粉花的黑色小皮鞋,很像是要上臺演出。我們就把小姑娘的頭發洗好后也盤了起來,扎了個粉色的頭繩,眼睛上也涂了個亮晶晶的眼影,嘴巴上再涂個稍微有些粉色的透明唇膏,整體是一個比較適合小朋友去表演的妝容。

    這些都做完后我們把孩子家長帶了進來,就看到她爸爸本來剛才還很失落,現在一見女兒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樣子,眼里突然很是欣喜,特別激動地喊他女兒的名字。但很快他又意識到了,現在就算怎么喊,女兒都不會答應了,他就瞬間又難過了起來……所有這些感情你都能從他的眼睛里看出來。

    那天晚上這位爸爸就那樣跪在孩子身邊,一邊哭一邊跟我說,他們女兒從來沒畫過妝,這是她第一次化妝,也是最好看的一次。

    茶泉靈將冷凍在冷庫里的遺體取出,供家屬辨認
    茶泉靈將冷凍在冷庫里的遺體取出,供家屬辨認

    三份骨灰

    我去過很多不同城市的殯儀館實習,發現其實每個地方的喪葬習俗都不太一樣。

    在天津的時候,我第一次看到一個骨灰塔,里面放了十幾、二十萬人的骨灰。我就問他們這是為什么,是因為墓地不夠多嗎。那邊的老師傅們就告訴我說,這是當地人的一種習俗,可能能看到盒子、能摸一摸它,就還有個念想。

    我記得我在那的時候,有天早上10點多左右,來了個老奶奶。她先從包里拿出來了一個骨灰證,我正要幫她去取,她讓我等一下,然后又從另外一個紅色袋子里翻出來了兩本,一共三份骨灰。

    去取骨灰的時候我就發現,這三份里,第二個和第三個是連在一起的。第一個盒子是一個玉石的,第二個是木質的,第三個就是一個小壇子,挺小的,能直接看出來這是一個小朋友的。

    取完盒子之后,老奶奶把他們三個放在了小推車上,自己推著就走了。剛好沒走多久,我們發現她有一袋紙錢忘在了門口,應該是等會兒要燒給逝者的,我就給她送了過去。

    陪她的時候,我問了她,這些逝者都是她的什么人。她說,第一個,是她的老伴,生病去世了,然后還沒到一年,他們的兒子,在送孫女去學校的路上被車撞了,兩個人就一起離世了。

    我又問她那為什么沒有安葬起來。她說反正自己也沒有其他親人了,沒事就打個車過來,還能看到他們,摸到他們,陪他們說說話。然后她還說,可能也快要把他們一起安葬起來了。她也感覺自己一天不如一天了,如果哪天自己都走了,可能真的就沒人來看他們了。

    那天老奶奶拉著三份骨灰離開時,陽光剛好照在她身上,影子被拉得很長,她也走得很慢。雖然他們都去世挺久了,但從她的言語之中還能夠明顯感受到,其實她還是挺不能接受這個事情的。

    天津市第一殯儀館的骨灰安放證明,家屬出示證件領取骨灰祭掃
    天津市第一殯儀館的骨灰安放證明,家屬出示證件領取骨灰祭掃

          站在死亡門前

    最開始我做殯葬行業的時候,我覺得是因為感興趣好奇,后來做這個行業,慢慢經歷了很多事情之后,我真的覺得生命是一件很有趣也很有意義的事情。

    入門

    最開始報考殯葬專業,是因為網上說這個專業就業率100%,就是說只要你去學了,就不用擔心找不到工作。還有一點,網上說這個行業工資很高,什么月薪過萬之類的。

    其實這些因素都還好,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是,當時我不排斥這個事情,就覺得做這份工作好像還蠻有意思的,就業率和薪資也都可以,所以就選了它。

    我們的專業分成殯儀服務、防腐整容、火化機設備和公墓管理四個方向,課程一般包括殯葬服務、禮儀形體訓練、生死學、挽聯書寫等等,風水學還有全國各地的喪葬文化也會涉及一些。到了大二會接觸到防腐整容,包括防腐液的配比,還會學到很多遺體縫合方式。每個寒暑假或每個清明節都會有一批頂崗實習的機會,一次培訓去一個月。

    我們學校是全國最早開設殯葬專業的院校,在行業內的認知度也比較高。業內的人都會覺得,從我們這個學校畢業的都是高材生,月薪怎么著也是一萬起,但實際上好多老師傅在這一行做了十幾二十年,都沒有拿過這么高的工資。

    而且干這一行也絕對不像一些人想象的那樣,輕輕松松、朝九晚五,畢竟人什么時候去世這是不確定的。有可能晚上有人走了,一個電話過來喊你去接運,那么不管幾點,不管你睡得多熟,都必須起來去做這個事。

    每個月很辛苦很累,還只有到手四五千的工資,所以其實我們也有很多同學畢業之后轉行的。

    殯儀館的火化爐
    殯儀館的火化爐

    奶奶的手心

    去年5月的時候,奶奶過世了。我本來是要趕回去的,但最快也要第二天下午才到,那個時候奶奶已經入棺了,就是說也不可能有機會再看最后一眼了。

    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做這個行業這么無能為力。就是你可能能夠送走100個、1000個、10000個離開這個世界的人,甚至你還能把他們殘缺的遺體修復好了,但是你沒有辦法去送身邊最親近的人去走完最后一程。

    而且那天我其實都已經請到假了,喪假,于情于理都會同意。正準備買票,但是突然接來一個出了車禍的老奶奶,遺體受損比較嚴重,需要縫合跟穿洗,而我是那天唯一一個能做縫合的人。

    接下來的事情就有些沒辦法解釋,但在我們的工作中又確確實實真的會遇到。那天我用逝者的身份證做遺像的時候,瞄到了出生日期,發現這個奶奶的出生年月都跟我自己的奶奶一樣。

    “真的會巧到發生這種事情嗎?”我當時還沒多想,接下來給她做縫合和穿洗。

    等到洗澡的時候,洗到她手指的位置時,我一下子就崩潰了。我摸到了她手指上厚厚的繭,和我自己的奶奶一模一樣。

    因為我奶奶在老家也干農活,手上的繭特別厚。我記得我小時候每次牽她的手,那個繭子就在,哪怕我今年2月份回老家和她聊天,她也喜歡拽著我的手,她手上的繭子從我記事起就一直都沒有變過。

    我看著這個奶奶,摸著她手里的繭,心里特別難受。一樣的年份,一樣的月份,然后還一樣是農村的老奶奶,都是那樣瘦到皮貼在骨頭上,手心的繭還是一樣厚。

    那天摸到這個奶奶的手后,我想了很多:會不會正是因為我沒有辦法回家給自己的奶奶穿衣服、洗澡,所以才安排我送走這樣一位奶奶。其實那天我也可以回家,但如果我走了,這位奶奶身上的傷口就沒人縫合,可能對她或她的家人來說都是一輩子的遺憾。

    真的就是在那個時間點上,我看到了我這個工作的意義:并不是說所能夠讓所有的人都滿意——因為我沒有辦法送走至親的人,我自己滿意不了;但是我能成全了另外一個家庭,讓更多的人不留下那么多的遺憾。

    能夠讓去世的人和活著的人都滿意最后的答卷,我覺得這樣其實就挺好的了。


    更多內容請關注公眾號:pic163

    我在殯儀館給遺體化妝:人生的最后一項服務,870元

    作者:探索
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頭條新聞
    圖片新聞
    新聞排行榜
    一分彩